配资盘歡迎您的到来!

聯系我們

赢牛吧

地址:山東省壽光市台頭工业園

電話:15762484456

郵箱:709438789@qq.com

關于農藥的五大真相 你知道嗎?

来源: 發布時間:2016/6/24 10:30:47 次浏覽

前不久,某微信公衆号發布的一篇《怎麼才能拯救浸泡在里的中國》在微信圈中傳播甚廣,此文在農藥界引起強烈反應,业内人士紛紛表示此文未能客觀地評价我國農藥使用情況,嚴重失實,對農藥行业和農业生産造成了惡劣影響。中國農藥工业協會也對該微信公衆号發出了公函,抗議并呼籲不要抹黑、妖魔化農藥,要以科学的精神和态度評价農藥的功過是非。

每年我們真的吃掉了那麼多農藥嗎?不用農藥行不行?目前我國農産品中的農藥殘留狀況到底如何?我們聽聽业内专家如何力駁不實謠言,還原事實真相。

謠言

每年我們用掉了300多萬噸農藥嗎?

實際用量为30多萬噸大部分在環境中分解

《怎麼才能拯救浸泡在農藥里的中國》一文中提到——“我國每年農藥用量337萬噸,分攤到13億人身上,就是每個人2.59公斤。”事實真是这麼聳人聽聞嗎?

對此,中國農藥工业協會秘書長李鐘華指出,337萬噸是國家統計局發布的産量數據,其中有45%左右是用于出口,還有一些林业、衛生、公共防疫、殺鼠等用藥。據農业部全國農技中心統計,我國每年使用農藥30多萬噸(100%有效成分),并非300多萬噸。

中國化工学會農藥专业委員會秘書長劉長令表示,这篇文章中有多處數據失實。比如10%的懸浮劑中僅含10%,還有助劑等,大部分是水。此外,用總數直接除以人口總數所得的平均值也不符合事實。

農业部農産品質量安全中心副主任顧寶根表示,我國實際農藥使用量隻有30多萬噸。由于施藥方式和器械的原因,目前農藥實際使用率隻有25%~30%,相當部分殘留在植物上或流到環境中。進入環境中的農藥,在水、光和微生物等作用下會慢慢分解。現在農藥半衰期(分解一半的時間)大部分在幾天,特殊的藥劑時間長一些,現在國家不會批準半衰期長的藥劑登記使用。因此,盡管農藥使用後大量進入環境,環境中存在農藥殘留,但不會出現蓄積問題。

謠言

完全不用農藥行不行?

作物會減産35%~40%果蔬會損失40%~60%

“不用農藥行不行?”不少人都有着類似的疑問,那麼,这樣的想法是否現實呢?

在中國農藥工业協會發出的《關于說明我國農藥行业情況的函》中指出,由于用藥不當或停止用藥,當年可導致作物減産35%~40%,其中水果和蔬菜受到的損失可达40%~60%,第二年甚至出現絕産。農藥每年为我國平均挽回糧食5000萬噸、棉花150萬噸、蔬菜1500萬噸、水果600萬噸,減少直接经濟損失1000億元以上,從投入産出来看,每使用一元錢的農藥,可獲得10~20元的直接经濟收益。

全國農技中心曾對水稻病蟲危害損失進行評估,在西南稻區、江南稻區、華南稻區、長江中下遊稻區及東北稻區進行了完全不防治、農民习慣防治、科学綜合防治、防蟲不防病、防病不防蟲、不防稻飛虱、不防稻瘟病这七種情況的實验。從實验結果来看,完全不防治的情況下,在病蟲害重發的年份,華南和江南實验點造成的損失分别高达77.94%59.63%,三年平均分别为64.08%50.31%,西南、長江中下遊和東北稻區三年平均分别为26.47%28.36%19.67%。從这些數據中可以看出,沒有化学農藥所提供的保障,我們農业的糧食安全、谷物自給是根本做不到的。

劉長令也指出,除了蟲害,作物還常常受到病害的侵染,例如1846年前後愛爾蘭出現大饑荒,就是因馬鈴薯晚疫病大暴發所致。還有水稻稻瘟病等因防治不力導致顆粒無收的慘重事實。還有文獻研究稱,如果不使用農藥,某些作物自身産生的抵禦外来病蟲侵染的毒素相對而言就會增多,这些毒素如赤黴毒素、黃曲黴素等是公知致癌的。比如,小麥赤黴病如果不用農藥或者防治不力,不僅産量低,吃了發黴的小麥及其食品就會中毒。

謠言

僅靠天敵防治害蟲,現實嗎?化学防治仍是最有效最经濟的手段

《怎麼才能拯救浸泡在農藥里的中國》中提到——“中國有1000多種農藥,卻隻有20多種害蟲。”而根據全國農技中心對主要農作物有害生物種類與發生危害特點曆经五年研究,确認我國有害生物種類數量一共有3238種,其中病害599種,害蟲1929種,雜草644種,害鼠66種。

这麼多的害蟲,如果像該文中提到的,不用農藥僅靠天敵来進行防治,靠譜嗎?劉長令指出,这種說法絕對不現實。天敵可以解決一部分害蟲但并不能解決所有的害蟲,且一旦害蟲大暴發時靠天敵則無濟于事。

李鐘華認为,就目前植物保護科学發展的水平,化学防治仍然是最方便、最穩定、最迅速、最有效、最可靠、最廉价的防治手段,尤其是當遇到突發性、入侵性生物災害發生時,尚無任何防治方法能夠替代化学農藥。

顧寶根表示,为了減少農藥使用,國家在大力推廣作物病蟲害綜合防治技術,全面采用綠色防控技術,綜合利用生物、物理、栽培等措施来防治病蟲害,除了局部有機農业生産和少數森林病蟲害外,隻依靠天敵防治病蟲害是不現實的,國内外都是这樣。

謠言

農藥的毒性很高嗎?

高毒農藥不足3%農藥安全性越来越高

“藥越用越毒,蟲越治越多。”《怎麼才能拯救浸泡在農藥里的中國》做出了这樣的結論,事實真是如此嗎?

“在中國,大多數人心中的農藥實際是指,尤其是高毒的有機磷等産品。但公衆還要知道,農藥還包括殺菌劑、除草劑、植物生長調節劑等其他産品。現在很多的毒性比食鹽低。”劉長令表示。

李鐘華介紹說,截止到2015年,中國已禁用33種高毒農藥,我國在禁用和淘汰高毒農藥方面是走在世界前列的,禁用的品種是世界最多的。目前我國高毒農藥的比例已從上世紀80年代的70%左右下降到目前的不足3%,所以農藥産品的安全水平是越来越高的,根本不存在“農藥越用越毒”的說法。

“随着高毒農藥的淘汰,我國農藥毒性大幅下降,高毒農藥比例已不足3%,低毒微毒農藥大于75%,六六六、滴滴涕、甲胺磷等曾经引起大量中毒的高毒農藥早已淘汰。”顧寶根說,應該說現在的農藥已今非昔比,安全性越来越高,这也是为什麼目前中毒事件越来越少的原因。總的趨勢是農藥的毒性在降低,使用量在減少,安全風險在降低。

謠言

農藥殘留有那麼可怕嗎?

不超标的農藥殘留不足为懼

農藥殘留是消费者最为關心的問題,那麼我們平常食用的農産品上殘留的農藥危害如何?

劉長令舉例說,草甘膦用量算是最大的農藥産品之一。但草甘膦一畝地也用不到100克。有的農藥一畝地僅用1克,就算把这一畝地的糧食或者果蔬全吃了,又能吃進去多少農藥呢?大多數農藥一畝地用5~10克,就按照4次計算最多也不超過50克。總之,農藥殘留是客觀存在的,但是否有毒就與劑量有關。現在的農藥僅僅憑殘留,不會影響人類的身體健康。

“農藥殘留超标主要原因之一是使用者沒有按照農藥使用說明使用,也就是沒有考慮安全間隔期,如施藥後規定10天後才可以收獲,結果施藥者在用藥後3天就收獲并銷售。目前,大部分農藥施用量大多为每畝地5~10克,即使有殘留,其殘留量通常都是以ppmppb計,非常微量。曾有文獻報道即使有農藥殘留,其毒性遠低于米飯燒焦的毒性。”劉長令說。

顧寶根指出,在農村,施藥人員因为直接接觸農藥是健康受影響最大的一個群體。正常施藥不會産生中毒現象,出現中毒症狀的多为施藥時沒有采取必要的安全防護措施。随着高毒農藥的不斷淘汰,我國實際施藥中毒的案例越来越少,現在98%以上是中低毒農藥,除非誤服,發生中毒生病的可能性非常小。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信息摘自互聯網,如有侵犯,請聯系我們立刻删除。另,本文的真實性和及時性本站不做任何承諾,僅供讀者參考。